哒哒的马蹄

2018.6.9

心慢慢沉。


如何快速积累财富,如何实现阶层跨越,如何靠近你。

我觉得我快抑郁了,或者躁郁。好多时候觉得心里很闷,心中没来由的难受,焦虑。也不想见人。只想一个人发呆。

负面情绪爆棚,颓到极点。

你是唯一一个让我只有单纯陪伴的心思的人(18.1.18 晚    于苏州)

对不起,是我错了。当初我不该。

放下手机,再也ren不住的嚎啕,
一个人在外,真的真的真的好难。
翻到这首《爸爸妈妈》,止不住的脆弱,止不住的泪水,几天来的委屈和难过,如同决了堤的洪水,再也克制不了。
偏偏她又打来电话,一如既往的关心和问候,一声回家的建议,差点对着电话哭出声,竭力的让自己声音正常,颤抖着通完了电话。

我曾经很想知道
同样的话要说多少次才好
那些再三强调的老套
长大了才知道是不是需要
很少主动拥抱
就算为了自豪
腼腆的笑
要强而又低调
穿的布料
我赠送的外套
过时也不丢掉
还是一样
太多理所应当让人觉得平常
不算太小的房
冬暖夏凉的那间放着我的床
歌颂这种平凡 一两句唱不完
恩重如山 听起来不自然
回头去看
这是说了谢谢
反而才亏欠的情感
爸爸妈妈给我的不少不多
足够我在这年代奔波
足够我生活
年少的轻狂不能用来挥霍
也曾像朋友一样和我诉说
爸爸妈妈总说经历的坎坷
是度过青春的快乐
这时候这个季节
又想起了这首歌

我只想说,爸,妈,对不起。
脑海一遍一遍回想你们为我自豪时脸上绽放的光彩,从小到大,这样的次数太少太少了,
我真的后悔了,后悔那些让你生气的事,后悔过往的一幕幕。
爸,现在的你再也不会大声呵斥,更多的只是询问,有些事会问我了,会问我该怎么办了,不知不觉的老了,
我能像你一样,担起家庭的担子么?能承担起你们的以后么?
是的,你说的都是对的,我保证,再也不对你不耐烦了,我会听你的话,我要教你用电脑,用手机。
谢谢你们,给我提供的环境,你们给我的真的不少不多,谢谢妈,你为我做的每一顿饭,你为我洗的每一件衣服,
愿你们余生安康,我一生唯愿。愿你们余生再无波澜。此刻只想在你们膝前长跪。

考完试,坐到图书馆,并没有因为考试神伤。对面的男的一会突然叫了个女生过来,恰恰是我喜欢的类型,连衣服也是我欣赏的,红色长裙。生活就是这么的奇妙。

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王小波)
真他妈在理!

很想要多接触她,结果仔细看看,发现之间隔了一个多么大的鸿沟啊,绝望是多么大。可笑!
可能友情真的他妈比爱情好,友情纯粹是两个人的事,无关经历,无关身份,无关背景,只要能聊的来,只要能投脾气。而爱情不同,爱情是两个家庭的事。你无法拒绝家庭对你投注的目光。

六月三日的夜里是真开心啊,是这一年中值得永远记下的日子。很可惜,没有拍照的习惯,没能留下些印记。
还有一次或许就是部门的别墅轰趴的早上了吧。散散地坐在小院子里扯皮,看见天边的鱼肚白,最美好的记忆。

站在这学期的尾巴上,还能有什么有意思的事么?

青春啊,不可辜负不可说!我所理解的,是放肆啊!才能不辜负!

苦涩的滋味。

应该这样的状态才是最好的,作息规律,每天清醒地完成一天的任务,待晚上有些稍微疲惫时,悄然入睡。没有慌张,急躁,没有想念与牵挂。时光缓缓,岁月安然。